干部冒领多领抗疫补助?医院:发现问题已调整
来源:干部冒领多领抗疫补助?医院:发现问题已调整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4:33:17


但是,特朗普能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之时,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了,这个时候再采取的一些措施也有点晚了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美国早期疫情防控不力或许也不能怪特朗普一个人。

从美国社会文化的角度而言,美国人民的价值理念是个人利益至上,他们崇尚自由、崇尚自我,所以不喜欢戴口罩,也不喜欢被管控。因此在美国是没办法实施全面封锁举措的。即使是在很多州市实施居家隔离令,很多人可能也不大愿意遵守,无法起到在其他国家那样的防疫成效。3月29日,《华盛顿邮报》刊发该报评论版副主编杰克森·戴尔(Jackson Diehl)发表的题为《蓬佩奥应对疫情的表现使他成为美国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》的文章。主要内容如下:

袁征认为,美国确诊病例近期快速增长并超过10万例是在预料之中的。首先,这是因为美国的检测数量大幅增加了。早期联邦和地方政府都不重视检测,CDC分发给各地的检测试剂盒又出问题了,导致美国的检测数量非常小,确诊病例自然也少。在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之后,各地加大检测能力——检测得多了,确诊的自然也就增加了。

有哪位国务卿在应对紧急事件时表现得更糟?自二战以来,可能没有比蓬佩奥表现更差的了。在应对疫情过程中,除了在特朗普类似真人秀的发布会一次露面之外,几乎看不到他的任何身影。

新京报记者就此对话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,听他阐释其对于美国疫情的观察,分析疫情对美国政局的影响。

袁征指出,美国早期疫情应对迟缓有主观和客观两方面的原因。主观上而言,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对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认知和重视度其实是不够的,所以他们直到病例快速上升才采取部分举措。

历史上,当历任美国国务卿面临严重国际危机时,通常会在全球寻求支持,制定协调一致的多边应对方案,将各国团结起来,从美最亲密的盟友开始。

据“今日美国”报道,盖洛普最新民调显示,特朗普的支持率升至49%,比疫情刚开始暴发时上升了5%,也是他就任总统以来的最高支持率。Real Clear Politics平均民调显示,特朗普支持率为47.3%,也是其就任总统以来的最高支持率。《华盛顿邮报》、福克斯新闻、路透社等媒体机构的民调数据也显示,特朗普的支持率在疫情期间有了明显上升。

周三,蓬佩奥本来有机会在七国集团外长会上发挥领导作用。但与此相反,在其他国家外长拒绝他在公报中提及“武汉病毒”后,他阻止了七国集团发表公报。他发出的信号很明确:对本届政府而言,在对华舆论战上得分,比同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亲密盟友之间达成共识更为重要。

中新网3月30日电 据澳门特区政府网站消息,澳门新型冠状病毒应变协调中心表示,29日新增1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,为澳门第38例。